如何培養愛迪生那樣的商業遠見?

語言: CN / TW / HK

神譯局是36氪旗下的編譯團隊,關注科技、商業、職場、生活等領域,重點介紹外國的新技術、新觀點、新風向。

編者按:愛迪生作為“發明大王”讓人銘記。但在歷史上,他不僅是一名發明家,還是優秀的投資者和商業家。僅舉一例就可以說明:在他帶領團隊攻克白熾燈燈絲難題的同時,他就成立了自己的電力公司,因為他知道,想要把白熾燈推廣到千家萬戶,首先人人都要能用上電。如何像愛迪生一樣富有商業遠見?作者在文中給出了自己的總結。本文來自Medium,作者Joseph Mavericks,原文標題“ How to Be a Visionary, the Edison Way ”。

1920年的托馬斯·愛迪生|圖片來自 Getty Images

“愛迪生先生,在過去幾天裡,嘗試點亮一盞白熾燈卻失敗了一千次是什麼感覺?”

整個會議室鴉雀無聲。愛迪生深吸一口氣,彷彿在沉思如何回答這一問題。他說:“我沒有失敗一千次,我只是剛剛發現了有一千個行不通的方法,我發現了有一千種方法無法點亮燈泡。”

這是1879年,托馬斯·愛迪生在他的門洛帕克實驗室(Menlo Park laboratory)舉行新聞釋出會。他剛剛發明了有商業價值的白熾燈泡,並且開始為此制定巨集偉的計劃。

他補充了一段非常著名的話:“我們將會讓電變得更便宜,最後只有富人才會點蠟燭。”在他做展示之前的一年裡,就建立了愛迪生電力公司,該公司後來改名為通用電氣,至今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上市公司之一。

托馬斯·愛迪生以他的諸多發明而出名,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電報和白熾燈泡(正如我們在下文會看到的,這其實是集體智慧結晶,而非個人勞動成果)。於此同時,他還是一個出色的商人,在他的一生中,曾參與創立了14家公司,個人淨資產估計為1.7億美元(經過通貨膨脹計算後的資料)。

愛迪生是一名有遠見的人,是一名會從多角度考慮和打算的企業家:他不僅知道如何作出革命性的創造發明,還知道如何將其轉化成商業利益。

在這篇文章中,我將分享從托馬斯·愛迪生的身上學到的五個商業策略。我在這裡不是講什麼速成的商業培訓,有一些策略您可能之前也聽到過。我希望,無論您認為自己是企業家、發明家,還是兩者兼而有之,這些策略都能幫助您保持進取的動力。

1.將視野提高十倍,和正確的人合作

在愛迪生及其團隊為白熾燈泡開發商業價值的同時,他本人就創立了愛迪生電力公司。他的目標是:讓燈泡儘可能多地進入美國家庭。為此他首先需要做的事情是:確保這些家庭有電可用。

為了實現這個新專案,他和當時的一些偉大的金融家結為夥伴——約翰·皮爾龐特·摩根(J.P. Morgan,後成立摩根大通——譯者注)和斯賓塞·特拉斯克(Spencer Trask)。其效果顯而易見:愛迪生電力公司最終發展成通用電氣,並且至今依然存在。

1880年,愛迪生任命了著名的電氣工程師威廉·約瑟夫·哈默(William Joseph Hammer)為愛迪生電燈廠的總工程師。在哈默監督下的第一年,該工廠生產了5萬盞燈泡。愛迪生認為哈默是該行業的先驅,正如很多人認為愛迪生才是這個行業背後隱藏的先驅一樣。

1885年,在擴大他在門洛帕克的工廠近10年後,愛迪生決定在弗羅裡達州的邁爾斯堡建造另一座工廠。他購買了13英畝的房產,並湊齊了7.5萬美元置辦各類設施。他是和誰一起完成這一專案的?對方就是商界傳奇人物、福特汽車的創始人亨利·福特(Henry Ford)和第一家全球汽車輪胎製造商的創始人哈維·費爾斯通(Harvey Firestone)。

這三個夥伴關係的例子表明,愛迪生在識別“正確的人”(至少與他一樣有遠見卓識的人)並與之合作方面具有出眾的天賦。而且,這樣的合作通常都會發展成真正的友誼。亨利·福特、哈維·費爾斯通和愛迪生經常被看到在邁爾斯堡的大院裡一起散步。

從左到右:亨利·福特、托馬斯·愛迪生和哈維·費爾斯通|圖片來自Medium

2.專注於產出

生活中的很多失敗者,其實都是沒有意識到自己離成功有多近的人。

在他的一生中,愛迪生一共開了三家大型實驗工作室來承載他的研究工作。他開了14家公司,申請並獲得了1903項美國專利······而且,他會對下一項自認為重要的大事全力以赴。

當產生和迭代的次數越多,獲得成功的機會也就越大。無論如何,獲得成功並非一件事情的目的,從一個專案轉到另一個專案同樣令人興奮。創造的過程將讓你接觸各類領域,而你可以從中獲得靈感,進而創造更多。最終,你必須消除更換專案所造成的一些混亂——正如愛迪生後來做的那樣。

他手握1903項專利,但是並沒有將這1903項專利全部商業化。他擅長辨別什麼是行得通的,什麼是行不通的。就像他能通過大量的實驗找到哪一種材質可以點燃白熾燈一樣(此前很多別的科學家在這個領域的嘗試失敗了),他知道什麼時候該繼續努力,什麼時候該放棄。

舉個例子,他發明了一種儀器,可以測量物體的紅外輻射。他從“測量日食的輻射”的想法中獲得靈感,但是他甚至沒有為自己的儀器申請專利,因為他看不到針對這一儀器的市場需求。

3. 不要滿足於已獲得的成就

我們最大的弱點在於放棄,保障成功的方法在於“再試一次”。

愛迪生19歲時曾在美聯社局新聞通訊社工作。他曾有目的地要求夜班,因為他希望將時間更多的用在兩件事上:閱讀和實驗。最終,他因為在實驗中不小心將硫酸潑灑到地板而被解僱。但是這件事並沒有阻止愛迪生做實驗,他甚至因此認為自己有更多的時間來發明創造。

十年之後的1976年,他在新澤西州門洛帕克成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實驗室。此後再過十年,該實驗室不斷拓展,最終佔據了兩個完整的街區。這是一個規模十分巨集大的實驗室,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裡面儲存了所有能想到的材料,可以做各種型別的實驗。

愛迪生喜歡將約書亞·雷諾茲爵士(Joshua Reynolds)的話掛在實驗室不同的房間裡:“沒有任何權宜之計可以讓人逃避真正的勞動”。

如果這種精神不叫堅持不懈,那麼什麼才是堅持不懈?

4.通過花錢來賺錢

這是很多企業家都知道錢生錢的道理,但是並不是所有人都願意遵循它。隨著公司業務的擴張,各類成本和費用也在不斷擴張,這是企業家們極力想要避免的事情。但是現實是,你需要做長遠打算。

以愛迪生經手的第一個重要交易為例:四工式電報。他以22.6萬美元(經通貨膨脹計算後的資料)的價格賣給了西聯電報公司後,立刻用這筆錢投資,建造了前文提到的門洛帕克實驗室。愛迪生後來最著名(且最有商業價值)的發明都是在這裡誕生的,而且愛迪生本人在投資時也預見了這一點。他所獲的的第一筆高薪收入沒有阻止他再投資、創造更多收入。

他了解自己要進行的是長線投資,所以他必須為自己瘋狂的想法創造一個“庇護所”。電話、留聲機、電器鐵路、鐵礦石分離器、電力照明燈······這些發明全部都來自門洛帕克實驗室。

5.不需要把輪子再發明一次

一種想法的價值在於它如何被使用。

有時候,你只需要把已有的工作做得更好即可。愛迪生本人並沒有發明燈泡,他發明的是第一個在商業領域可行的燈泡(請注意這其中的區別),並且進行了多次改進。

在他之前,有數十個人嘗試這一想法,卻最終放棄。1840年,一名叫沃倫·德拉魯(Warren de la Rue)的人也發明了燈泡,但是他使用的材料如果按批量標準而言就太昂貴了。1800年(比愛迪生早80年),亞歷山德羅·沃爾塔(Alessandro Volta)也發明了一種電報,最終他放棄了這一想法。

愛迪生比這些人更努力地嘗試別人已經放棄的想法,他最終選定了碳化後的竹子作為材料。在尋找材料的過程中,他的團隊也提供了很多幫助。從法律上來講,很多在門洛帕克實驗室的發明創造都屬於愛迪生,但是這些發明研究都是在他的指導下由團隊完成的。

“天才就是百分之一的靈感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

托馬斯·愛迪生在13歲的時候開始靠賣糖果和報紙每週賺取50美元。而後19歲的他在美聯社上班,在業餘時間進行試驗,開發了第一臺四工式電報裝置後,再高價出售它,並用收入再投資,創造更多、發家致富。

當然,愛迪生所做的每一步並不都是成功的。1880年左右,愛迪生的通用電氣犯了一個可以說遺臭萬年的錯誤,他的公司專注於直流電系統,而他的競爭對手通過應用交流電系統獲得了更多利潤。最終愛迪生為自己的錯誤買了單:不僅損失了錢財,還損失了在公司的一部分所有權。

愛迪生的與眾不同之處在於,不管失敗了多少次,他總是有強大的意志可以堅持下去。他不是通過瘋狂程度來判斷一個想法是否值得,而是通過它是否可以改變人們的生活來做判斷。所以,他才能在失敗一千次的情況下,繼續尋找點亮燈泡的方法。

偉大的夢想都是不現實的。就像走進房間、開啟開關就能點亮燈這樣的想法。這種想法不現實,但幸運的是,托馬斯·愛迪生並不這樣想。——威爾·史密斯

譯者:Michiko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