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拯救P图怪,这种“整容滤镜”被下架了

语言: CN / TW / HK

爱美的用户傻了眼。。。

文章转载自:瘾工厂

ID:ygc667

编辑:dada

世界上有很多照片是你永远都不能信的。

比如方便面包装上的广告图,还有网红美女的自拍…

要知道,如今没有什么丑逼是一个滤镜拯救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再套几个滤镜…

动动手指就能一键变美,这种神器当然不只是在国内受欢迎,老外更是玩上了瘾!

在Snapchat、Snow和Instagram上,到处都能看到这种花里胡哨的自拍,或美艳或搞怪~

而且为了延续滤镜的热度,有些社交软件还允许用户自己设计、上传滤镜以供其他人使用。

什么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早就在这个全民滤镜的时代见鬼去了。

可令人妹想到到是…现在,热衷于推销滤镜的 Instagram 却突然扇了自己一巴掌——

它宣布要移除平台上所有与整形相关的AR滤镜,还处于审核当中的也不能上架!

这一举措直接让许多爱美的用户傻了眼。。。

虽然 Instagram 没有点名哪些滤镜会被封杀,也没有列出「与整形相关」的评估标准,

但用户们心里明白,只要该滤镜能够改变人的容貌就会被归类为整形滤镜。

像什么瘦脸、丰唇、隆鼻之类的,别想再用它们拯救颜值了!

其中有一款名为 Plastica 的滤镜就被列入了死亡名单。

它能将使用者的脸型严重变形,呈现出整容后颧骨突出、眼窝深邃、嘴唇丰厚的模样。

比如下面这位老哥,套上该滤镜后骚得我眼睛都睁不开…

还有一款叫做 FixMe 的也被封杀了。

它更直白,能在使用者脸部画上整形前的指示标记,并注明哪些部位需要「拉提」或者「增厚」…

甚至还可以加上瘀青,展现术后恢复期的状态。

这么「实用」的滤镜,为什么要封杀它们呢…

Instagram 给出的理由是——

防止这些滤镜伤害用户的自我价值认知,从而跑去整形医院整成自拍照的样子。

听起来似乎有点扯…“谁TM脑抽了会因为一个美颜滤镜跑去整容?”

但在很多西方国家,这样的事情已经屡见不鲜了~

去年,一篇刊载在《美国医学杂志‧脸部整形外科》上的文章就指出——

Snapchat和Instagram等社交软件可以让人一瞬间就拥有完美容貌,因此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会带着加过滤镜的自拍照去求助整型外科,要求医生把他们整成照片中的自己一样。

比如今年29岁的 Gabrielle Taylor。

以前的她长这样,对自己相貌还是挺满意的…

可自从接触到美颜软件后,Gabrielle 发现自己原来还可以变得更美!

于是,每隔一段时间她就会跑去整形医院,给自己的面部和唇部注射肉毒杆菌,每次花费200英镑,至今仍无法自拔…

还有居住在伦敦的 Lucy O’Grady 女士。

她是一位年轻妈妈,平时特别喜欢在社交媒体上po自拍照,别人的点赞就是她快乐的来源~

就这样,Lucy 在社交媒体上收获的虚荣心越来越膨胀,也越来越嫌弃现实中自己的样貌…

后来,她干脆拿着自拍照去求助整形医生,对自己的脸进行了一系列微整,包括面部填充、缩鼻等等,总花费超过3000英镑!

是不是觉得这些人都走火入魔了?

其实她们是得了一种叫做「Snapchat 身体畸形恐惧症」的心理疾病。

这种病就是由 Snapchat、Instagram 这些带有美颜功能的社交软件造成的。

它会让人沉迷于网络上精修过后的自己,使他们失去自信、陷入焦虑,甚至求助整形技术,想把现实中的样貌变得跟自拍一样。

来自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整型外科主任 Patrick Byrne 就认为——

「Snapcha t身体畸形恐惧症」这个问题的本质在于自拍时代的人们,只注意到自己的外型。

虽然照片从很早以前就一直存在,但从来没有像这个时代一样,人们每天都能看到自己的脸几十遍…

如此一来人就会有越多的时间去对比现实中的自己和自拍照中的自己,从而逐渐对自己的外型感到不满。

现在知道 Instagram 为什么要封杀这些整形滤镜了吧?

都是为用户的心理健康操碎了心啊!

但说实话,下架滤镜的做法治标不治本,就算没了这些滤镜,爱美的人也会找其他美颜软件修完再发的…

其实厂长觉得,美应该是多样性的,人的审美也是。

又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什么大眼睛、苹果肌、尖下巴…

尤其是在这个网红脸泛滥的时代,千方百计把自己整成一个标准的模子,再漂亮也看得审美疲劳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