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需要出台鼓励新经济生态共治的制度——2月8日在“新经济新治理务虚会”上讲话

语言: CN / TW / HK

2021 28 日下午,长城所组织召开了“新经济新治理务虚会”,会议采用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科技部原党组成员张景安、博客中国 CEO 方兴东受邀参加了会议。我在会上做了《中国需要出台新经济生态共治法案》的发言,主要讲了四个方面:一是我为什么要关心新经济新治理话题;二、中国需要为平台公司出台真正的新治理文件;三、新治理要干什么事;四、中国的新治理需要出台生态共治的制度。

一、 我为什么要关心新经济新治理话题

这两年,尤其是疫后,长城所在新物种的培养、新赛道的发现、新场景的挖掘这三个方面下功夫很多,这些企业本身都面临新治理的问题。比如前两天和云账房交流,他们就是做零工的平台,创业五年营收达到 360 亿、上税 26 亿,为中国人的就业提供了很大的服务。再如,快手几乎是让所有产品都下乡。快手一上市就成了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前五,马上超过百度、京东、小米等。实际上快手做的事就是“三下乡”,如果去问农村的老大爷,他不知道百度、腾讯,但是他知道快手,因为快手的东西便宜。而且农村相当多的人通过快手走向了全国,所以说快手真正代表了农村先进的生产力。这些企业是平台企业,他们做出许多政府想做而做不好的事情。实际上,他们已经参与了中国新经济的新治理,现在的问题是政府探索新经济、新治理的深度不够,甚至对这些新生事物以反垄断的名义予以打压。

二、中国需要为平台公司出台新治理的文件

疫情之后我们做了一个判断,中国的平台公司、数字公司对抗疫起到了核心作用。针对平台公司的反垄断调查开始后,我认为疫情还没有结束就要打压平台公司,是值得商榷的。平台公司日益增长的实力,让我们国家有了更强大的力量。但是如果国家不会用这种力量,视其为异己的力量而给予打压,结果将是削弱了我们自己。现在国家针对平台公司出台的文件仍是管理为主,而不是把这些平台企业视为与政府平等的、生态圈的关系。中央文件说了很多关于治理现代化的要求,但是各部门各地确实还没有真正的新治理文件。下一步平台企业的发展都将面临治理问题,希望张部长能参与到平台公司治理的这些过程中来,要出台真正的新治理文件,看云账房、快手这样的企业在哪些方面需要支持。

新治理要干什么事?核心是让做新经济的企业参与治理。曾经上海对滴滴在上海的运营出台了文件,是支持新经济的,然后滴滴在上海的规模马上翻番,滴滴在上海雇用了 5 万名司机。现在可以说只要是平台企业,都需要在治理方面有一个共建共治的要求。我希望在治理方面长城所能和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接,因为我们所面对的这些新物种企业都希望能健康发展,希望能正面参与到治理中。在工业经济时代,出台这种文件不用企业参与,但是在新经济时代,就要把企业吸收进来,把方向说清楚,这样才能实现共治。为此我们要做好两个方面,一是在各省市能够有突破;二是能够和国家的产业政策、经济政策协调起来,现在需要在交通、教育、卫生等领域出台各种各样的治理现代化的文件。我希望长城所新成立的新治理研究中心能够协助中国在全球做出来几个新经济新治理的模板。

四、中国的新治理需要出台生态共治的制度

我原来只重视美国和中国的新经济治理文件,刚才听方兴东说欧洲人也很会弄。我认为欧洲的新经济治理能不能成,不在于他们的产业发展多少,而在于治理的方式。如果说美国在二战后引领了全球创新靠的是拜杜法案,中国在新经济时代走向全球引领就要靠新经济新治理的制度领先。如果我们可以出台中国新经济生态的共治法案,就能实现全球引领,这个法案应该是个共享、共治的法案。很多高新区希望长城所去帮助他们培育新物种、培养新赛道,做新治理。现在这只是个想法,我们还是要找对方向,不要跑偏了。新治理和我们现在做的新物种、新赛道、新场景应直接配套。在新经济中,中国怎么领先,只有靠新治理的创新,这和国家提出的治理能力现代化是一致的,要尽快破题。

分享到: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