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美国贾跃亭”

语言: CN / TW / HK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十一车(ID:autoknows) ,作者:Dedee,题图来自:Forbes

今天,小阿姨要讲一个,目前介于贾跃亭和马斯克之间的“铁憨憨”的故事。

6月4日,氢燃料概念股Nikola正式上市。

截至挂牌交易第三日结束时,Nikola股价已经翻番为73.27美元,市值264亿美元 (约合人民币1847亿元)

作为公司最大股东兼创始人的特雷弗·米尔顿身价达到81亿美元 (约合人民币567亿元) ,不仅是2019年的七倍有余,更成为全球氢燃料领域的第一人。

翌日,Nikola市值逼近320亿美元,超过福特288亿美元,成为全美“第三大”车企,仅次于特斯拉和通用汽车。

以上这番成就, 特斯拉用了整整七年,但Nikola只用了三天

不过仅过了一个多月,Nikola的市值就回落到176亿美元 (约合人民币1231亿元)

一个多月内经历如此猛烈的大起大落,唐伯虎都受不了!

最令人称奇的是无论上市与否,Nikola都处于一个Pre-Revenue阶段。

无论是2016年的Nikola One和电动越野车Nikola Zero,2018年4月登场的Nikola Two和 Nikola Tre,以及上月底刚刚开启预售的皮卡Badger——这五款车统统还停留在原型车和预定阶段。

有人说他是美国贾跃亭,也有人说他是第二个马斯克。

目前,小阿姨更愿意相信米尔顿是后者。

不仅仅因为2018年时,Nikola Zero曾被美国海军陆战队实操过,去年Nikola World上第一辆具备完整功能的Nicola Two卡车也出现过,还有他的工作经历,他的造车思路,以及各种“无聊”想法。

特雷弗·米尔顿总算是成名了。

这位即将四十的美国中年男人,曾如此解释为何“义不容辞”地投入美帝的新造车大军——源于曾是联合太平洋铁路经理的父亲,赠予他的一次“火车大冒险”。

那次特殊的火车旅行,让小米尔顿对车辆的机械运作产生浓厚的兴趣。

年轻时的米尔顿和马斯克挺像的,也是大学肄业生。他曾在犹他谷州立大学上了一个学期的课,就选择退学了。

不过辍学原因可能和米尔顿的信仰有关——他是一个摩门教徒,在高中毕业上大学之前的间隔年里,一个人跑去巴西传教了18个月。

他不仅学会了葡萄牙语,还见识到当地和富人区仅一墙之隔的贫民窟。但他的关注点并不在“富人为什么更富,穷人为什么更穷”之类的哲学问题, 而是贫民窟的环境污染太严重了

“这可能是我一生中最大开眼界的事情之一。”米尔顿曾如此感叹。

肄业之后,米尔顿曾创办了一家名叫upillar.com的免费在线分类广告网站,同时还卖过某种报警器。他表示自己是这款报警器的创始人。

(这两个创业项目如今看来,挺有皮包公司的感觉。)

29岁时,米尔顿在老家犹他州创办了天然气卡车技术公司dHybrid Systems, LLC。当时,他对这家新科技公司的业务定义是,“柴油发动机排放物的重新校准,致力于研究天然气存储技术”。

四年后的感恩节,他正好在北达科他州的油田出差,发现附近有不少重卡,就主动上前和司机们攀谈起来。

聊完天后,他就和一同创业的朋友通话并吐了一大槽:“无论你是谁,没人愿意在路上吸入柴油尾气!” 顺便做了一个决定—— 把dHybrid卖了,成立一家彻彻底底的新能源卡车公司。

那家新能源卡车公司,就是如今把美股搅得天翻地覆,让特斯拉和福特都头疼的Nikola。

特雷弗·米尔顿在这次创业伊始,就将马斯克当成自己最大的偶像。

当时,特斯拉上市四年,虽然推出Roadster和Model S,但遇到了继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第二次至暗时刻——Model S销量比预期低,出现高达2.94亿美元 (约合人民币21亿元) 巨额亏损,股价一路探底,大中华人事动荡……

那年,嘲笑特斯拉仿佛成了一种政治正确,就好像去年不看好蔚来和李斌一样。受股神巴菲特青睐的某国内品牌也上去踩一脚:“我们分分钟就能造出特斯拉!”

但米尔顿不那么认为。他特意将自己的新公司命名为Nikola,不仅因为他觉得特斯拉是一个好得不能再好的榜样,还因为很多方面他其实和马斯克……蛮像的!

比如,他善于制造话题和“蹭热点”。

最有名的莫过于不久之前他曾口出狂言,说Badger会“粉碎”全美销量第一的燃油皮卡福特F-150!

他也非常自信于氢燃料电池的未来,不止一次公开表示:“随着氢的成本不断下降,氢燃料卡车比纯电动力卡车更有优势。”

当然在马斯克看来,这人就是一个啥也不懂的铁憨憨。

直到2018年5月,他才发现铁憨憨原来既不铁也不憨——这家看起来没啥名气的公司,居然敢起诉特斯拉?!以侵犯设计专利的名义!

事情是这样的:

特斯拉不是在2017年11月亮相了Semi卡车么,“迷弟”米尔顿越看这车越眼熟,越看越觉得和2016年发布的Nikola One卡车过于相似!比如环绕式挡风玻璃、驾驶室形状以及侧门的设计……

以上所有的设计公司都给申请了专利。Nikola不仅发起起诉,还提出了20亿美元 (约合人民币140亿元) 的赔偿要求。

马斯克根本就没当回事儿,觉得Nikola就是个蹭热点的二愣子+幺蛾子罢了。不过考虑到影响,还是在2019年9月向专利审判和上诉委员会提出请求,要求判决Nikola的侧门专利无效。

今年4月,美国专利商标局直接驳回了特斯拉对于Nikola外观设计专利无效的申请。

米尔顿对此特别发推来感谢“前浪偶像”对此事的推波助澜:

“特斯拉在向美国专利商标局提起的申诉中败诉了。美国专利商标局不仅支持Nikola卡车的重要专利,而且拒绝特斯拉修改我们的专利。20亿美元赔偿的诉讼将会继续。无论是谁,我们将坚决捍卫我们公司的IP。”

当然,他对氢燃料技术的理解和执着,以及相当的专业素质,也让人觉得这人不是随便玩玩。

米尔顿在几年前经营dHybrid时,已经坐拥多项氢燃料技术专利。在搞Nikola的时候他还做过比较,认为纯电动卡车不适合长途运输有三大原因:

一来是需要更长时间来充电;二来电池组件肯定会更重更大;三来美国西南地区,最不缺的就是太阳能,尤其是正午时分的太阳能,成本低廉不说,更能通过水转化成大量氢燃料。

正是这一思路,主导着米尔顿在2016年发布了第一款以氢能源为动力、零排放的电动半挂牵引车原型Nikola One,还有2018年4月登场的Nikola Two和 Nikola Tre。

以Nikola One为例,氢能源卡车换成相同重量的锂离子电池电动卡车,想要达到同等行驶距离的话,电池重量至少就要增加2.2吨。

不过,他的偶像马斯克从不这么认为。

在得知有一个自己的“迷弟”正在大张旗鼓地搞氢能源车时,他就对米尔顿开启嘲讽模式,说那是“脑子不清醒的愚蠢想法”,是“傻瓜用的电池”,并给出理由:

“氢气是一种储能机制,而不是一种能量来源。你必须先制氢,比如说电解水,而电解生产能源是非常低效的。相比直接给电池充电,试图分解水来制得氢气,然后又把氢气进行压缩液化,再注入车辆去启动燃料电池,这个过程又损失了能效。这完全没有意义,为什么要这么折腾?”

米尔顿的回击颇为聪明,似乎已经为Nikola的未来找到足够后路:

“造出使用氢燃料的车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能提供一种与柴油竞争并击败它的产品。”

事实也是如此。

6月底开始预售,百公里加速与特斯拉Cybertruck不相上下的Badger皮卡,不仅拥有1000公里续航的氢燃料电池版本,还有近500公里续航的纯电动版本车型。

米尔顿和马斯克的相似之处不止于此。尤其是对前期加氢网络的铺设上,Nikola的执着让特斯拉都叹服。

米尔顿认定了离开完备的加氢网络,氢车产业的发展无从谈起。

据说,7月中旬的那场暴跌,就和其申请发行至多2390万股新股募集一轮10亿美元 (约合人民币70亿元) 的新资金,来加紧建设全球氢燃料站补给网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上市期间,美国证券委交易委员会曾收到Nikola的一份规划报告,其中详细描述了公司将如何在2024年成为销售额翻20倍、突破32亿美元 (约合人民币224亿元) 的氢能源帝国。

最著名的点,莫过于“计划2028年在北美建成700座制氢站,2032年在欧洲再建70座”的宏伟计划——看起来比PPT还PPT,比贾跃亭还贾跃亭!

不过米尔顿是有理论依据的。他认为Nikola的商业化可行路径有两大核心: 一是提供完整的氢燃料供应链;二是以“全包”式租赁服务降低使用门槛。

尤其是前者,也是马斯克认定这人是铁憨憨的重要原因!

不同于纯电车可以在家、公司或者公共停车场进行慢充,氢燃料车只能在加氢站充能,必须依赖于制氢、储氢、输氢、加氢等氢燃料基础设施。

针对这个问题,Nikola才会学习特斯拉好榜样——人家有全美充电计划,咱们就搞加氢网络建设。

Nikola早在2017年11月就已经和挪威Nel Hydrogen氢能源公司开始合作了,双方还签署了总额超3000万美元 (约合人民币2.1亿元) 的购买协议,Nel将支持Nikola五个初始制氢站,实现日制氢量40吨。

米尔顿甚至还颇有马斯克搞无聊公司和龙舌兰酒的神韵,认真设想了“Nikola氢燃料电池重卡排放的水”要怎么利用的 (伪) 命题——不仅仅可以成为挡风玻璃的清洗液,还能被净化用作干净的饮用水提供给驾驶员。

为此,Nikola甚至专门跨界与大名鼎鼎的Soda Stream进行合作。

我敢保证,贾跃亭绝对绝对没有这样全面的综合素质!

Nikola诞生至今也就6年不到的时间。

我们似乎都选择性忘记了,特斯拉从2003年诞生直到2010年6月29日上市,也没有诞生出一辆优秀的量产车——直到2012年6月,第一辆Model S才正式下线。

整整9年。

而且2010年上市时,特斯拉也没有一座大型的整车生产工厂。但在当时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中,他们表示已同通用和丰田的合资公司达成了收购弗里蒙特工厂的协议,没多久,这家工厂就开始运转成为了目前旗下产量最大、生产车型最多的整车组装工厂。

什么?你说2008年开始量产的第一代Roadster?

我敢保证,这车绝对是马斯克当年的超级梦魇之一!如果可以,他宁愿被德普前妻掐死,也不会在当时如此急赤白脸地造出来。

首先,第一代Roadster不能算是特斯拉的原创,用的是莲花汽车Elise平台,对原跑车的车灯、门锁、座椅、底盘高度等做了升级。

其次,这款车的成本高达12万美元 (约合人民币84万元) ,和当初的7万美元 (约合人民币49万元) 成本相去甚远。

为此,马斯克不得不临时将售价拉高到11万美元 (约合人民币77万元) !这一举动直接引发许多预定客户暴走——当时有一场在洛杉矶举行的客户见面会,好几个购买者联合围攻马斯克,差点把后者当场打晕!

许多拿到车的客户们也是相当不买账!最有名的就是乔治·克鲁尼,他在2013年一次电视采访里直接吐槽Roadster老出故障、服务更糟糕,自己没多久就把这辆车卖了。

其实,很多人都像当年看好特斯拉一样,看好Nikola。截至6月底,Nikola已经拿到14,602个氢燃料重卡的订单,总价值10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14亿元)。

还有不少to B的客户。比如去年百威英博就提前预定了800辆,每辆售价高达100万美元(含燃料)的Nikola运输卡车。

而且,并不是只有米尔顿和他的Nikola在向氢燃料发起冲击。

比如现代集团这几年对氢相关项目的投资,已达到了6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69亿元);去年7月,发动机制造商康明斯以2.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亿元),收购了生产氢燃料电池的Hydrogenics……

如果没有疫情干扰,今年,通用和本田将在密西根启用一座价值85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95亿元)的燃料电池工厂;丰田则会在长滩港开设一家精炼厂,将牛粪转化为氢气,为大名鼎鼎的美国公路之王肯沃斯的超级卡车提供动力。

通过以上这些可以看出, 氢燃料没有马斯克说得那么不堪,确实有发展潜力。

只不过,通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铁憨憨”,也就是米尔顿了。

据估计,今年Nikola的生产目标为25辆,明年达到400辆。也难怪著名卖空者安德鲁·莱夫特认为,Nikola Motors永远不会实现大规模生产汽车的目标。

其实小阿姨最乐意看到的,是哪天Nikola Badger在发布会现场举办拔河比赛,Badger拖走Cybertruck的爆炸性新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十一车(ID:autoknows)

,作者:Dedee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