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长期疲软,通货膨胀就会来?

语言: CN / TW / HK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华夏时报(ID:chinatimes) ,作者:冉学东,原文标题:《全美元长期疲软或引发通胀风险》,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最近两日美元开始有所反弹,但很难确定这波反弹能成为反转。美元指数此轮下跌,从最高102到最低的92附近,下跌了整整四个月的时间,下跌幅度达10%左右。

未来美元还会继续下跌吗,大多数市场人士对美元的未来价格是看空的,因为此轮下跌破了今年3月9日新冠疫情刚刚爆发时候形成的最低位94.632。

跌破这个位置后,美元下一个最强的支持点是88,这让交易员对美元未来的走势抱悲观态度。美元下跌会带来什么结果?美元作为世界货币,世界价格的中枢, 美元的下跌意味着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和其他资产价格的上涨,近日黄金白银的突破历史高位就是明证。

最为关键的是大宗商品的上涨可能带来一定的通胀风险。

首先是粮食价格的上涨。玉米价格近期节节攀升,从突破1元,到突破1块1,再到突破1块2,现在又有企业涨到了1.30元/斤,创出了新高。

价格具有传染性,尤其是在可替代的商品之间,玉米价格上涨影响小麦的需求,目前一大批小麦企业收购价格已经超过1.20元一斤,个别企业报价达到1.25元/斤。

与此同时进口大增,6月份小麦进口高达91万吨,创年内单月新高。上半年,小麦进口量高达335万吨,同比增长90%;进口玉米高达365.63万吨,同比增长17.6%。7月份进口仍然暴增,仅进口美国玉米就高达568.21万吨,最大一单是7月30日193.7万吨。市场普遍预期,今年进口玉米或将超过1000万吨,突破720万吨的进口配额。

4月以来,商品期货各个品种开始触底反弹。截至7月31日,文华财经数据显示,商品指数自4月初低点上涨15.10%,国内有色期货指数自3月23日低点上涨31.87%,贵金属指数则自低点大涨近50%。国际金价一度逼近2000美元的重要历史关口。

以铜铝为代表的有色金属是本轮大宗商品反弹的龙头。铜价自3月23日低点大涨45.52%,目前主力合约价格已涨至51350元/吨。

货币价格只是反映实体经济的镜子,实体层面的需求回升才是价格上涨的主要动力。所以美元的贬值背后的逻辑是全球经济的复苏, 尤其是中国经济复苏的预期越来越强,并且得到数据的充分检验。

8月3日,经季节性调整的7月财新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 (PMI) 录得52.8,较6月提高1.6%,连续三个月处于扩张区间,远高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51.3和上月的51.2,为2011年2月以来最高。这一走势与国家统计局制造业PMI一致。7月31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7月制造业PMI录得51.1,为四个月新高, 连续5个月位于荣枯线 (50%) 之上。

而从国际范围来看,法国7月 Markit制造业PMI终值52.4。德国7月制造业PMI终值从6月份的45.2强势反弹至51,为19个月来首次站上荣枯线。英国7月制造业PMI终值录得53.5,创2019年3月以来新高。欧元区7月制造业产出PMI升至55.3,为2018年4月以来最高。

疫情的控制是经济发展的前提,中国是世界范围内疫情控制最好的,经济率先反弹,反弹强度也最大,欧洲控制较好,经济表现不错,日本经济也出现一定好转,美国的疫情控制效果较差,经济预期较为悲观。

美元的走势跟风险偏好息息相关,美元走强表明风险偏好回落,反之则反是。 目前美元疲软表明风险偏好上升,资金从美元到新兴经济体和风险较高的资产比如股权投资和大宗商品等等。

一旦资金对未来投资收益预期比较积极,则会大手笔投资,从而带来资产价格的回升。比如从今年5月份以来中国十年期国债利率大幅走高,从最低点的2.525%到目前的3%附近,表明了资金对于风险偏好的回升,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欧美主要国家的国债收益率持续下跌的, 表明经济复苏相当疲弱。

当然,美国经济的走弱美国疫情的反复以及中美关系恶化等不确定性压制了美国经济,这对美元的走势也起到了打压作用。

当然由于美元疲软带来的大宗商品上涨对物价的助推, 主要还看经济复苏的程度,美国经济未来的复苏是一个关键。 如果美国疫情很快得到控制,经济开始复苏,对于中国和欧洲国家的经济具有一个带动作用,全球经济复苏出现共振,对大宗商品的需求就会出现叠加效果,这就有望进一步推高通胀,对于资产价格走势产生较大影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华夏时报(ID:chinatimes) ,作者:冉学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