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已经杀不死日本人了

语言: CN / TW / HK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纵横日本(ID:zhrb2019) ,作者:东鉴君,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2019年Netflix的全日本观看量冠军,是IMDb评分7.9的网络电视剧《全裸监督》,剧中讲述了日本著名AV导演村西透的人生经历——这位自我简介为“7次前科,背负欠款50亿的罪犯、‘昭和最后的色情师’,AV鼻祖、被美国联邦法院请求判处370年徒刑”的男人,彻底改变了日本乃至全世界的成人产业。

就在昨天(8月2日),现年72岁的村西透发了一条被1.3万人点赞的Twitter,内容如下:

翻译:小池 (东京都知事) 一边说着“习惯新冠的存在”,一边要求 (酒馆饭店等) 22点以后停止营业。带着愤怒心情的居酒屋店主说“是想让我死吗”。对于3千万靠养老金生活的人、200万领取最低生活保障的人、300万的公务员、2千万在东证一部上市公司工作的各位 (指日本一流企业) ,假如诸位从3月到7月几乎没有收入,也会支持政府的自肃请求吗?

新冠疫情发展至今,日本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认为,不仅是政府,整个日本都应该将新冠这一页翻过去了,不应再对“有人感染新冠”而大惊小怪,更不应因此而自束手脚,让社会陷入更大的危机之中。

因为大家都发现,新冠已经根本杀不死日本人了, 能杀死日本人的,只有愚蠢。

日本新冠死者基本是“本就寿命将尽的人”

7月31日,东京都公布了2020上半年因为新冠死亡案例的基本信息。截至6月底,东京共死亡了325位新冠阳性患者 (读过我们上一篇文章的朋友应该知道,日本政府把只要感染了新冠的死者“不问死法”都算入新冠导致死亡的名单)死者的平均年龄为79.3岁

但需要注意的是,平均年龄并不能代表去世最多的年龄段 (如果有年轻人去世会迅速低平均值) ,所以如果计算公布数据的“中间值”, 其结果是81~83岁左右。

而如果单纯看“哪个年龄段的人去世最多”的“最频值”,则肯定是80~90岁年龄段,占34.8%。

三种值的关系

日本人的平均寿命是多少呢?男性81.25岁,女性87.32岁,平均84.2岁。而新冠死者的中央值大概在81~83岁左右,也就是说—— 因为新冠去世的日本人,基本都是本就寿命将尽的人。新冠只让那些死者的预期寿命减少了1~3年。

更详细的论据是,除东京外,日本没有20多岁的新冠死者,东京唯一的一位20多岁新冠死者,是有着重度糖尿病的相扑选手。而东京已经对198位死者进行了分析,结论是这198人中只有4人是没有基础疾病的,此外的98%新冠死者,原本就有糖尿病、高血压、肾病等基础疾病。

这可不是我们的随意分析。

在7月30日召开的日本首相官邸“未来投资会议”上 (这是个鼓励民间有识之士就当前日本最重要问题,向首相和内阁大臣们提建议的会议) ,东京慈惠会医科大学的外科总负责人大木隆生教授,向首相安倍、副首相麻生等人阐述了自己的想法——

“证据表示,在日本, 新冠死亡率与季节性流感相同 ,在0.02%~0.04%左右。在日本2020年上半年死因排行榜中,新冠排在第41位 (约900人) 。每年有3000人死亡的季节性流感排在第37位。”

“新冠在欧美是可怕的感染症,但对日本人来说却是季节性流感程度的疾病,新冠并不可怕。”

大木隆生

根本没有“第二波”

大木仗义直言的还不止于此——“关于所谓的第二波。进入7月全国感染人数增加了,那是因为PCR检查的次数增加了,所以阳性者也增加了,这是主要原因。 死亡者增加和医疗崩溃等实际伤害并没有发生。”

“现在并没有像第一波那样,重症者、死者随着感染者增加而在1、2周后增加。现状主要是无症和轻症的阳性者,在第一波中,医疗从业者适应了新冠对应,同时医疗资源也不处于紧迫状态。 因此不能说是第二波。”

“ICU的使用率如果被控制在50%以下的话,就不会导致医疗崩溃,也可以避免‘无法拯救可以拯救的生命’的事态。另外,慈惠的新冠专用ICU共有7张, 过去2个月的使用次数为零 (2020年6月~7月)

“社会经济和国家财政负担巨大的紧急事态宣言,虽然使得新冠患者数量暂时减少,但效果也只维持了2个月。不应该再做这样的尝试了。”

大木等民间有识之士与安倍座谈

然而,日本却为了这个几乎和流感类似的病毒,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截至今天,因疫情及自肃请求,导致破产和巨额欠债的企业,全日本已经有400家,其中东京就有近100家。

这个情况,怎能不让那些被逼得无路可走的企业主骂一句“是想让我死吗”?

当然,以上分析都是基于日本国内状态的基础上,并不是所有国家都可以把新冠当成流感那样看待。

希望日本社会能够更加清醒和自信。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纵横日本(ID:zhrb2019) ,作者:东鉴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