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说 | 贩毒、网赌、洗钱,USDT 灰产调查

语言: CN / TW / HK


"
收集一众行业大咖观点,探索区块链商业及应用。百家争鸣、百花齐放,说理、解密、预测和八卦,了解行业内幕,看咖说就够了!
投稿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本文转自“ 深潮TechFlow
"

USDT 等加密货币,正在变成收取毒资的“绿色通道”。

“相比于微信支付宝转账,加密货币的流动没有可完全证实的信息可查。买卖双方都安全。“一涉毒人士在自建博客网站上写道。

加密货币,金融史上的一个伟大实验。它的发明始于 2009 年名为“中本聪”的账号写的一篇论文《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天生带着去杠杆和硬通货的使命,也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由于匿名化特点,如今逐渐沦为犯罪分子的最爱,其中 USDT(泰达币)最受欢迎。

不只限于买卖毒品,USDT 还被应用至网络赌博、洗钱、资金外逃等黑色产业。
深潮TechFlow 采访、调研加密货币黑色产业链当事人,试图呈现 USDT 隐秘的角落。
用USDT买大麻
“相比于微信支付宝转账,加密货币的流动没有可完全证实的信息可查。买卖双方都安全。”周晓(化名)在自建的博客网站上写道。

周晓称,因为比特币,找自己买“飞叶子”的人不用担心,在交易所购买比特币需要实名认证,但这只能证明你买过比特币(投资过比特币),至于比特币去了哪儿,为什么去哪里,“你不主动说,没人知道”。

“你可以说自己看比特币今年涨势喜人,投资了一些比特币玩。然后转去自己另外的比特币钱包了。另外的钱包密码啥的我写在纸上,不见了,这几天我还在找呢。”他介绍。

周晓经营着一家毒品线上交易平台,主要帮国内玩家代购大麻、LSD等新型毒品。 

像周晓这样用加密货币买卖毒品、“拿命赚钱”的人不在少数。

据正义网报道,长春市一夫妻用比特币地址来收取、转移毒资。

妻子刘某将自己的比特币账号交给了丈夫马某。马某利用该账户收取毒资,并提现至刘某银行卡转移毒资,共计 10 万余元。 

检察官审查案件后认为,刘某在明知马某贩卖毒品的情况下,仍将比特币账户提供给马某用于收取毒资并提供银行卡转移毒资,行为符合洗钱罪的构成要件。

今年 1 月 20 日,法院当庭采纳检察机关的量刑建议,马某构成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二个月,刘某构成洗钱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 
周晓之所以逍遥法外,是因为其比特币地址难以被追踪。他表示,自己的比特币地址通过椭圆加密算法批量离线生成,随意生成地址和相应密钥,无限制随便生成。        

周晓展示自己的加密算法

周晓曾选择3种加密货币用于转账:比特币、USDT 和其自己发行的 E-RMB。

他一开始选择比特币,后来,因为遭遇熊市 BTC 价格下跌,卖家要求保值交易,于是采用稳定币 USDT 转账。

USDT 是 Tether 公司推出的一种与法定货币美元挂钩的加密货币,1 USDT=1 美元, 即每发行 1 个 USDT 代币,其银行账户都会有1美元的资金保障。

近期他还预备推出电子人民币 E-RMB。他介绍,该币安全、隐私度高度提高,币值稳定,始终与人民币 1:1 价格锚定,仅限于买过的老用户使用。

像周晓这样精通加密货币并灵活运用的人,在灰产世界越来越多。他们游走在法律边缘,在加密货币的隐匿之下,“用命赚钱“。
加密货币的灰色世界
“我账户上有九十万 U(USDT)。”艾巴(化名)在缅甸勐拉经营一家线下赌场,他告诉笔者,每天需要将现金换成现汇或者 USDT。

Chainalysis 报告数据显示,从 2019 年 7 月到 2020 年 6 月,有超过 500 亿美元加密货币从位于东亚地址转移到海外地址。其中超过 180 亿美元是 USDT。

加密货币在灰色产业主要呈现 3 种用途:贩毒、网赌和资金外逃。这是一条隐秘的灰色产业链,鱼龙混杂。

以跨境转账为例,一知乎用户在 2016 年介绍自己跨境转账的操作:在国内交易所购买比特币,转移至 Bitfinex,提现之前,平台要认证个人信息,按照提示填上身份证,护照,住址证明。在提现后,平台会收取 0.1% 的手续费,最低 20 美金。这样整个比特币跨境汇款流程完成。

知情人士告诉深潮TechFlow,以上具备实操性,自己试过将中国地址打到美国交易所,兑换美元转到美国账户,“但这只是个例”。 

如果上述操作仅限于个人摸索,需要自己承担风险,那随着数字货币的普及和发展,如今已经出现用加密货币跨境汇款的产业链。

“我们做美元和澳元。”纪楠(化名)称,自己提供收 U(USDT)出法币(现汇)服务,只需要“告知我们收款银行,是私户还是公户,是哪个银行注册,在哪个地区注册的,一个工作日即可到账”。如果客户是个户,就以借款、欠款名义,如果客户是公户,就以劳务报酬名义。 

纪楠介绍,相比于传统银行电汇长至数周、高达 5% 的手续费,USDT 转账的手续费更低(接近 0)、转账即时到账。 

“最低 5000(USDT),上不封顶,单笔超过 100 万(USDT),提前告诉我就好。“纪楠称,客户转账用途一般是做美股交易或者买房、移民。

相比起上述用于跨境转账的“简单”操作,加密货币的专业跑分团伙则更加隐秘而庞大。

“跑分”这个词,源于电脑或者手机的性能检测,但支付领域的跑分,却有新的含义。

以往,网络博彩平台会收购大量银行卡来收钱。但这样做,成本很高——收一张银行卡,成本成百上千。一旦银行卡被封,这些钱就打了水漂。

2018 年后,跑分模式开始兴起。市场上出现了很多跑分平台,它们用众包的方式,让洗钱成本大大降低。这些跑分平台宣称“只要一张二维码,在家躺着都能赚钱”。      

跑分玩家在跑分平台缴纳押金(比如说 1 万元),并上传自己的微信和支付宝收款二维码。而充值玩家通过支付方的对接,将钱打给跑分玩家,收满 1 万元后,跑分结束。跑分平台会给跑分玩家一定比例的收款佣金,并将一万元押金转给博彩平台。

“类似于运送资金的滴滴打车,滴滴打车运的是人,我们运的是钱。”跑分人士介绍,整个过程中,博彩平台不参与资金流动,跑分玩家们成了洗钱工具。

USDT 跑分是用数字货币跑分支付的新模式。传统跑分,跑的是人民币;USDT 跑分,跑的则是 USDT。

上述跑分人士介绍,USDT 跑分最大的优势是去中心化交易,“都是客户与我们的司机(承兑商)在发生交易,中间没有资金池,有效的防止资金被大面积冻结。而且中间有 USDT 作为阻断,整个过程都是无痕交易,不会被追踪到去向。我们的交易量够大够分散”。        

越来越多的博彩平台开始支持USDT入金
“我们是为博彩平台提供出入金服务的。”QQ 上一跑分人士称,以加密货币 USDT 交易,“用本金赚取佣金,一单一结,一万本金挣 150~200 元佣金,直接回你银行卡上”。

据深潮TechFlow了解,这类跑分团伙在 QQ 群、百度贴吧、闲鱼等平台引流,然后于蝙蝠、电报、纸飞机等通讯软件沟通交易细节,并于交易所买入加密货币,最后将币转入跑分平台,最常用的加密货币是 USDT。

“跑 U 的有是有,U 进 Y(人民币)出。那种特别少,90% 以上都是坑人的资金盘或者骗子。”艾巴表示,就算见面交易,也有突然消失的。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一场针对加密货币洗钱的严打正在来袭。
严打来袭
“不能像以前那么猖狂了。”艾巴介绍,最近风声紧了,他不再接受 USDT 业务,而是采用现金换现汇,比例是 100:105。

9 月 24 日,在北京举行的第九届中国支付清算论坛上,公安部国际合作局局长廖进荣指出,每年自中国境内流出涉赌资金超出一万亿元,特别点名加密货币被用于转移赌资。

“在近期的案件当中,发现部分涉赌团伙利用虚拟货币收集转移赌资,甚至在缅甸部分地区以虚拟货币投资为由,行网络赌博之实。这类新型的数字货币通道不可冻结,匿名难以溯源,给我们打击治理工作带来了很大的挑战。”

今年以来,全国上下开展了如火如荼的“反洗钱”和断卡行动。

10 月 10 日,国务院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部际联席会议部署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断卡”行动,严厉打击整治非法开办贩卖电话卡、银行卡违法犯罪。

而加密货币毫无疑问是打击的重点区域。部分加密货币 OTC 商也受此波及,被冻卡甚至调查。

根据刑法关于洗钱罪立案标准,为洗钱行为“提供资金账户”,提供账户的人会被立案追诉,最高刑罚是“”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洗钱数额百分之五以上百分之二十以下罚金”。

今年 6 月 8 日,惠州警方打掉了一个利用 USDT 数字货币经营第四方支付平台的犯罪团伙,共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 76 名,查处涉案网络支付工作室4家,捣毁网络赌博团伙 2 个。

该案是全国侦破的首例利用 USDT 数字货币为违法犯罪活动提供网络支付服务的案件。经初步核实,该平台运营近 15 个月,为境外 120 个赌博网站以及 70 家投资诈骗平台提供资金结算服务,涉案金额达 1.2 亿元。

深潮 TechFlow 发现,USDT 因为价值稳定、同样具备隐匿性,越来越受到犯罪分子的喜爱。上述的无论贩毒、网赌还是跨境转账,所使用的,无一例外皆是 USDT。
USDT成罪魁祸首?
与大众观念不太一样的是,最受中国人欢迎的加密货币不是比特币,而是 USDT。

根据 Chainalysis 报告,USDT 在今年 6 月击败比特币,成为东亚最受欢迎的加密货币。而其中,中国所占比例最高。报告称,“Tether 已成为中国加密货币用户事实上的法币替代品,并且是向比特币和其他标准加密货币过渡的主要手段”。        

根据谷歌趋势,USDT 热度在中国大陆是最大的,辐射至整个华人区
当前 USDT 的总市值超过 191 亿美元,但 2017 年,这个数字也就差不多 1 亿的规模。短短 3 年,USDT 市值实现了 191 倍的跨越式增长。

这些被迅速增发的 USDT 应用场景在哪里呢?

早在 2019 年 7 月,Coindesk 就报道过 USDT 被用于俄罗斯跨境贸易的案例,“销售额里 20% 是比特币,80%是 USDT”,一位俄罗斯 OTC 商人表示,“中国企业购买的 USDT 一天购买的总量可达到 1000 万至 3000 万美元”。

事实上,USDT 已成为最“出圈”的加密货币,和灰产联系也最紧密。围绕 USDT 的犯罪事件愈演愈烈。中国检察网数据显示,今年来已经有 85 例 USDT 关联犯罪案件,而在 2020 年之前,只有 5 例。 

这一趋势已为各国监管所察觉,立法正在逼近。

欧盟在 9 月正式提出加密资产和稳定币的监管框架,明确表示将欧盟现有金融类法律未涵盖的所有加密资产纳入监管中。

日前英国财政部发表声明,正在起草规范私人稳定币,也在研究央行数字货币作为现金替代品的可能性。

回到国内,2020 年 10 月 23 日公示的《中国人民银行法》修订意见稿第二十二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制作、发售代币票券和数字代币,以代替人民币在市场上流通。”

据上文所述,USDT 在跨境转账、洗钱灰产等领域已经取代人民币法币的地位,并且还是中国加密货币用户事实上的法币替代品。        

USDT 会暴雷吗?何时暴雷?这恐怕是悬在每个加密货币用户头顶的问题。

在一些极客眼里,技术是无罪的,只是为不怀好意的人所用。但越来越多的加密货币犯罪案件出现也在提醒我们,技术并不能为人性之恶完全洗脱责任。

“The Genie is out of the Bottle”(妖怪已经放出了瓶子)。比特币钱包公司 Xapo 总裁 Ted Rogers 这样形容 BCH 分叉内战。这句谚语源自《一千零一夜》里阿拉丁神灯的故事,意思是妖怪一旦放出瓶子,就会对世界产生不可逆的负面影响。如今这句话依然可以用在 USDT 等加密货币身上。

“比特币天生带有去杠杆和硬通货的使命,USDT 是现在交易所高杠杆之源。一种货币有更多人用理论上是好事,但如果用途仅限于黑产和投机,是不是该审视一下加密货币的初心呢?” MakerDAO 中国区负责人潘超曾如此评论道。

(尊重受访者意见,周晓、艾巴、纪楠均为化名)
END

了解最新动态

(向上滑动查看内容)

官方网站

confluxnetwork.org


Bounty网站

bounty.conflux-chain.org


抖音关注@烤仔


微博关注@Conflux中文社区

weibo.com/confluxchain


知乎关注@Conflux中文社区

www.zhihu.com/org/confluxzhong-wen-she-qu/activities


百度贴吧关注@Conflux中文社区

tieba.baidu.com/f?kw=conflux%E4%B8%AD%E6%96%87%E7%A4%BE%E5%8C%BA


Twitter关注@ConfluxChain

twitter.com/Conflux_Network


Reddit

www.reddit.com/user/ConfluxChain


Telegram

t.me/Conflux_English


GitHub开源交流

github.com/Conflux-Chain


Medium

medium.com/@ConfluxNetwork



本文分享自微信公众号 - Conflux中文社区(Conflux-Chain)。
如有侵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删除。
本文参与“OSC源创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