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冲击二手车商:瓜子降薪 大搜车裁员​ 优信部分员工停岗

语言: CN / TW / HK

来源丨雷达财经(ID: leidacj ) 文丨长帆 编丨深海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二手车行业受到了巨大冲击。

作为行业头部企业之一,瓜子二手车被传降薪,其中VP级降薪50%,集团总监级降薪40%,集团P序列、M级序列降薪30%,调整暂定涉及2月、3月两个月的薪酬。雷达财经从瓜子二手车相关人士获悉,降薪消息为真。

作为“二手车第一股”,优信二手车也传出降薪消息,涉及一般员工与高管,降薪从20%到40%之间,并暂时实行至今年5月31日。对此,优信二手车官方回应称,公司不裁员、未停工、现金流健康。

大搜车此前被曝出裁员70%,公司创始人兼CEO姚军红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确实进行了人员优化,约在13%-14%,也给了N+1补偿。姚军红还称,公司裁员是在疫情之下的一次业务规划调整。

雷达财经查询发现,人人车暂时未曝出因疫情裁员。不过,在去年,人人车已经进行两轮裁员。今年1月和2月,人人车关联公司北京善义善美科技有限公司出现三条被执行信息,涉及金额200多万元。

有业内人士表示,二手车商密集降薪、裁员,除了受疫情本身冲击,也跟自身烧钱过猛,缺乏造血能力有关。

瓜子二手车称降薪是为保存实力

根据网传截图,瓜子二手车母公司——车好多集团宣布对岗位施行阶段性薪酬和假期调整方案,调整暂定涉及2020年2月、3月两个月的薪酬,其中集团P序列、M序列降薪30%,补偿假期13天,集团总监层降薪40%,集团VP层降薪50%。

瓜子二手车相关人士向雷达财经确认该信息为真。对于裁员,前述人士解释称,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用户买卖车、养车意愿降低,疫情防控使得见面率下滑,业务回暖尚需时日。公司需要积极地做出调整,保存实力,抗击可能长期存在的不确定性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年底,瓜子曾启动一轮裁员。

对于该轮裁员,瓜子解释称,被优化的主要是销售和评估岗。评估师此前需要做双重检测,即至少两位评估师检查一辆车。而随着技术进步,只需要机器检验一次,人工一次,因此导致评估师富余。同样销售岗也出现一定富余,优化后可以留下高质量人才。

企查查资料显示,瓜子二手车是一家主打C2C个人二手车买卖服务的交易平台,母公司车好多旧机动车经纪(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7月13日,杨浩涌持有公司90%股份。

自成立后,瓜子二手车已经进行了7轮融资,其中天使轮融资由杨浩涌本人投资6000万美元,最新一轮融资发生在2019年2月,融资金额为15亿美元,投资方为软银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

雷达财经计算发现,瓜子二手车7轮累计融资32.825亿美元,按照最新汇率计算,折合成人民币为227.6348亿元。

目前,瓜子二手车主要投资方包括软银愿景基金、红杉资本中国基金、H CAPITAL、腾讯、经纬创投、DST Global、山行资本、今日资本、云锋基金、招银电信新趋势股权投资基金、方源资本、GIC、工银国际、IDG资本等。

企查查资料显示,作为瓜子二手车掌门人,杨浩涌多次进行股权质押。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8月9日晚间,A股上市公司软控股份(002073.SZ)发布实际控制人变更公告,原实控人袁仲雪将所持占公司总股本15.56%的表决权以委托协议方式转让给西湾软件行使,表决权受托方为西湾软件实际控制人李兆年及其女婿杨浩涌。

自媒体市界分析认为,杨浩涌此举,可能是为了完成软银入股时的上市对赌。

优信上市后股价缩水八成

近日,一封优信集团的内部通知在朋友圈流传,称部分员工从3月1日起停工待岗,基本社保和住房公积金不变,但工资只能按照各地的最低生活保障标准支付。

此外,有一些媒体报道称,优信二手车停工休克。

对此,优信向雷达财经回应称,“停工”、“休克”不实,疫情期间,优信各项工作都按照防疫要求正常开展,没有停工,更没有“休克”。

优信称,疫情爆发之初,公司管理层对疫情影响充分预判,并积极应对,确保了公司现金流健康。为了公司发展及员工长期利益,2月15日,公司启动暂时性灵活用工及在岗员工临时降薪等措施。

优信表示,虽然疫情对二手车行业有较大影响,但公司决定不裁员。为部分灵活用工同事依据法规缴纳保险全额并发放生活保障金,其他员工按级别临时性降薪,管理层带头降薪。这些举措取得了绝大多数同事的理解和支持。

优信相关负责人介绍,由于疫情防控需要,车辆无法按时过户或交付运输受阻。虽然整体二手车行业已逐渐恢复,但整个市场逐步回暖尚需时间,目前公司现金流健康。

优信是二手车行业第一股,2018年6月27日,优信如愿在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为“UXIN”,发行价每股9美元,总市值27.61亿美元。

然而,优信这次上市,被称为“流血上市”,上市市值低于优信上一轮融资后的32亿美元估值。

上市后,优信盈利能力并未出现改善。优信此前发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优信三季度净亏损2.672亿元。

3月5日收盘,优信股价为1.81美元,较公司上市首日,市值已蒸发80%。

大搜车裁员人人车关联公司失信

作为行业头部企业之一,大搜车也在疫情发生后被传出裁员。

2月中旬,有网友在职场实名社交平台脉脉上爆料称:“第一个撑不住的公司来了,大搜车线下团队裁员比例70%,临时通知,直接关系统。”

2月18日,大搜车创始人兼CEO姚军红对外回应称: “这只是大搜车的一次局部优化,该优化仅占总量的约13-14%。这是在疫情之下,大搜车的一次业务规划调整,针对相对应的局部团队做优化。”

人人车目前还未出现裁员传闻。不过,雷达财经梳理发现,人人车在2019年被传发生两轮裁员。

2019年2月,人人车CEO李健发布内部信宣布转型合伙人制度,分公司员工要么选择加入合伙人,购买线索自己开店,要么只能选择离职,这被员工们视为变相裁员。

同年6月14日下午1点半,人人车突然发布一封全员邮件,宣布要进行新一轮裁员。新浪科技援引人人车员工唐颖(化名)言论称,HR向唐颖透露,裁员的比例高达60%,人人车官方对此数字不予置评。

经历两轮裁员后,人人车并未完全摆脱资金难题。2020年1月,北京善义善美科技有限公司新增1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为269.19万元,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企查查显示,人人车CEO李健担任该公司的执行董事。

今年2月14日,北京善义善美科技有限公司新增两条被执行信息,新增被执行金额超23万。

补贴、广告大战加大亏损

我国二手车市场是从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形成,2011年,随着二手车电商的上线,行业开始进入快速发展期。

2011年后,多个平台都获得巨额融资,在资本的助推下,行业快速发展。

2015年开始,行业巨额补贴、广告大战进入白热化阶段。

有行业人士形容,补贴可以无限高,生怕烧钱的速度比对方慢。买车的补、卖车的也补,双方你来我往不断增加补贴额度,看起来像个无底洞。

广告是另一个烧钱大项。2015年,优信花费3000万元,在《中国好声音》决赛嵌入广告;人人车则签下黄渤为代言人,当年的营销费用更是加到了5000万;瓜子二手车则砸了3个亿投放广告。

2016年,瓜子二手车创始人杨浩涌宣布每年投入10亿的广告费用,意欲在车源分散、交易低频的二手车领域,起到教育用户、震慑对手的作用,最终在消费者脑海中建立“二手车”和“瓜子”之间的等号,意图提前锁定战争终局。

“没有中间商赚差价,卖家多卖钱,买家少花钱”,是瓜子二手车经典不变的广告语,不少人通过这一广告语对瓜子二手车建立了形象认知。不仅是“没有中间商赚差价”的诱惑性承诺,提到瓜子二手车,很多人脑中首先浮现出的,还有孙红雷的声音:“成交量遥遥领先”。

2016至2018年期间,优信在营销方面花费56亿元。

加上二手车平台扩张新店、挖人,导致亏损居高不下。

有业内人士分析,疫情虽然对二手车商造成一定冲击,但主要还是这些公司自身成本过高,造血能力不足。

该人士表示,随着疫情被逐步控制,行业有望回暖。但如何平衡投入和花费,是二手车商需要长期思考的命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