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二季度DeFi报告:谁在使用DeFi?

语言: CN / TW / HK

现有的金融应用通常需要第三方来保证金融工具之间的交互。这种“交互”需要精心设计,虽然对最终用户来说很简单,但通常花费巨大。这给用户带来的问题是:费用高、交付周期长(例如,1-3天周期和2%的存款或汇款费用)及缺乏自主权。

各协议数据

二季度最后两周,锁定在Compound上的以太币增长了近4倍,在COMP推出之前,二季度平均锁定约为26万个。二季度末,在Compound上锁定的以太币约为100万个,占网络上以太币总锁定量的30%。此外,同一时期的每日活跃用户(DAU)增加了5倍以上,从COMP推出前的约500人增加到6月21日的历史最高值2877人。

如上所述,整个DeFi生态系统的用户增长并不像Compound锁定的以太币和每日活跃用户那样急剧增长。二季度Compound的用户数从3万增加到4万。其中50%的增长发生在二季度的最后两周,在此期间,用户从3.5万增长到4万。此外,用户增长率(每天与Compound交互的新用户数量)猛增,从6月初的0.12%的月度低点到6月下旬3.42%的历史高点,超过28倍。

COMP并未对DeFi用户增长产生实质性影响,即COMP并未将大量新DeFi用户带入生态系统。在本季度的最后两周,Compound的用户显著增加。这表明许多过去可能没有用过该协议的DeFi用户之所以开始使用,是因为流量挖矿新机制的推出。

图6: 2020年二季度Compound上锁定的以太币、用户增长、用户增长率和每日活跃用户 

Uniswap

在2020年一季度,在Uniswap上锁定的以太币、用户增长和每日活跃用户方面的变化最大,这主要是由于3月中旬的市场事件。二季度,我们没有看到COMP对Uniswap的影响。与其他大多数协议不同的是,Uniswap在3个主要统计数据(锁定的以太币 、每日活跃用户、用户增长)中,在6月份至少有1项变化剧烈,5月份是Uniswap最活跃的一个月,6月份实际上相对停滞(图7)。5月份,Uniswap上锁定的以太币达到32万,到二季度末下降到24万。5月份,每日活跃用户也达到了季度最高点4745人 ,6月每日活跃用户高点低于4月和5月。

图7:2020年二季度 Uniswap v1上锁定的以太币、用户增长、和每日活跃用户

Maker

Maker在整个二季度都停滞不前,每日活跃用户保持相当稳定,用户增长在三个月内保持不变(图8)。我们确实看到,随着整个生态系统活动的增加,每日活跃用户在6月的最后两周有所增加,但6月Maker的每日活跃用户的高点(643)低于4月的最高值(656)。有趣的是,我们看到了在Maker 中锁定的以太币下降,从而季度初的200多万个到季度末的不足200万个。大部分下跌似乎发生在6月的最后两周,这表明,由于人们争先恐后地释放流动性进行投资,一些锁定在Compound的以太币来自Maker。

图8:2020年二季度Maker上锁定的以太币、用户增长、和每日活跃用户

锁定的以太币和总价值分析 

以太币和锁定的美元价值是衡量DeFi长期成功的一个常用指标。以太币指在DeFi中锁定的以太币和以太代币,锁定总价值指锁定在以太坊的所有资产的美元价值合计,其中可能包括DAI和USDT等稳定币资产和其他代币,如映射的BTC和BAT。

6月后两周,DeFi锁定的总价值攀升,季末为12亿美元,其中的80.3%属于Maker和Compound。

锁定总价值是判断DeFi整体发展的一个重要指标,毕竟生态系统是以以太坊为中心的协议发展而来。锁定总价值包含的问题是可能存在重复计算。举一个例子:用户可以在Compound中锁定1个以太币并获得250 DAI的贷款(假设1ETH=250美元),然后转到另一个协议锁定该250 DAI。如果看一下锁定总价值,我们会说有500美元被锁定在DeFi中,而实际上真正锁定的美元价值只是最初锁定的价值250美元的以太币。

图9:  2020年二季度DeFi上锁定的总价值(ETH+ERC-20)

发生在6月8日的一个具体的例子,一个用户(0x…aa7a)从Compound和AAVE中取出了1200万的 DAI,在dYdX上又借了250万的DAI,然后将所有DAI存入Maker的CDP。按照太代币约200%的抵押比率粗略估计,当用户将这些DAI转入CDP时,他在dYdX上锁定了至少500万美元(以便借到250万美元的DAI),在Maker上锁定了1450万美元。这意味着他在DeFi上锁定的总价值统计为1950万美元,而用户为DeFi带来的实际资金约为1700万美元(dYdX上的500万美元,从Compound和AAVE中提取的1200万美元)。图10显示了该用户资金的转移情况。

图10:6月8日,来自用户0x…aa7a的DAI转移情况

这个用户的锁定价值增加了14.7%,原因是一天内发生的活动重复计算,这个数字对DeFi生态系统来说是不真实的。为了得到重复计算比率,需要进一步的调查工作和正确评估。

我们想要的是真实的锁定总价值(TTVL)。当我们谈到DeFi中锁定的价值时,这种衡量方法能够消除重复计算的资金。这并不是一个完美的衡量标准,但通过尽可能多地识别和消除重复统计,我们可以得出接近真实的情况、更能反映生态系统随时间演变的情况。

要得到以太坊DeFi 真实锁定的总价值(更不要说可以持续跟踪和更新真实锁定总价值)所需的数据集庞大、复杂。我们将继续努力解决这个问题,并在以后的某个时候向社区提供的最新情况和结论。

DeFi用户研究

6月的最后两周Compound的用户激增,而以太坊DeFi的用户在这个期间增长相对稳定,那么谁在使用DeFi?

DeFi网络

去中心化金融的价值在于DeFi可在互操作的协议之上构建应用。现有的金融应用通常需要第三方来保证金融工具之间的交互。这种“交互”需要精心设计,虽然对最终用户来说很简单,但通常花费巨大。带给用户的问题是,费用高、交付周期长(例如,1-3天周期和2%的存款或汇款费用)及缺乏自主权。

利用以太坊这样的共享协议构建金融应用,用户可以在不依赖第三方的情况下与各种金融工具进行交互。其结果是形成了一个相当便宜、且更公平的金融生态系统。随着更多的人与更多的协议交互,这就产生了强大而复杂的网络效应,从而加强了整个生态系统。

强大的DeFi应用很有吸引力,但是仅仅计算总体用户数量并不能展示用户的活动情况。以太坊区块链的透明度让我们能够回答这样一个问题:DeFi用户是否真的利用了基于以太坊的DeFi协议的互操作性?

Codefi数据中的DeFi用户网络图显示了DeFi协议(在图11-13中以协议的标志表示)和它们的用户(地址)。每个点代表一个用户,用户连接到他们在某个时间段内进行交互的DeFi协议。只与一个协议交互的用户被显示在协议旁边(每个标识旁边的点云)。云的大小表明协议用户的多少。然而,与多个DeFi项目交互的用户由黄点(与2个协议交互的用户)和红点(3个以上协议)表示。

图11是对2020年2季度DeFi用户行为的最全面的观察。它显示了在4月到6月期间至少与DeFi协议交互一次的所有用户。我们看到Uniswap在所有DeFi协议中拥有最大用户群,其次是Kyber和Compound。共同用户中重叠最多的是Uniswap和Kyber(15099个重叠-比1季度增长37%),其次是Compound用户和Uniswap(4678个重叠)。

图11:2020年二季度用户与DeFi协议的交互

通过分析DeFi网络的变化,可以深入了解用户对生态系统事件的响应。图12显示了4月、5月和6月的DeFi用户交互(从上到下)。正如预期的那样,我们看到Compound周围云的密度在增大,密度从4月到5月略有增加,从5月到6月急剧增加。正如上面图7中所讨论的,我们可以看到Uniswap的云从4月到5月变得越来越密集,然后在6月逐渐稀疏,每天活跃用户数量也随之降低。此外,在6月份,我们发现Compound和Aave之间的用户重叠显著增加(6月=2040,5月=730)。

图12:从上到下-四月,五月,六月。与DeFi协议交互1次以上的用户

“超级用户”是使用现有DeF生态系统更加广泛和更持久的用户。图13显示了二季度DeFi用户中超级用户网络图,这些用户在本季度至少在DeFi协议上进行了100次交易。二季度有1884个超级用户,比一季度增长18.8%。Uniswap在二季度拥有最大数量的超级用户;1625个用户在3个月内完成了100次或更多的交易(包括单一用户和重叠用户)(比一季度增加了55%)。其他的协议超级用户在二季度都没有超过1000个。Kyber拥有第二大超级用户群916人,再次是Compound367人。DeFi超级用户的最大重叠是在Kyber和Uniswapi协议之间(890个超级用户重叠)。

图13:2020年第二季度在DeFi协议上有100个或更多交互的“超级用户”

Compound 和 COMP分析

6月中旬,Compound将其治理代币 COMP推出用于购买、使用和交易。COMP代币的发行是Compound进行去中心化的努力的一部分。COMP代币持有者能够对Compound机制和协议决策进行投票。Compound每天分配约2800COMP。

当某人使用Compound时——当他们根据协议借入或借出资产时——他们会获得代币作为奖励。这种行为被通俗地称为“流量挖矿”。流量挖矿的概念并不新颖。

用twitter 用户DeFi Dad的话说:“简单地说,流量挖矿意味着把闲置的资产用于投资。通常,提供流动性将获得奖励,因为许多协议都试图通过奖励流动性提供者来启动他们的DeFi应用。流量挖矿的高手寻找并最大限度地利用这些机会。收益率指加密资产投资于Compound等DeFi平台时,这些基础加密资产(如DAI、USDC和USDT)上“增值”的利息或奖励。

为了最大限度地提高Compound收益,DeFi用户开始在Compound上同时参与借贷。这些可以借助InstaDApp这类的协议来完成,它提供了一个名为“最大化COMP挖矿”的功能,用户更容易地利用Compound的分配机制。

DeFi用户不断将资金锁定在Compound中,还通过其他DeFi机制(如闪电贷款)获得越来越多的资本,并因此获得更多奖励。由于COMP的价格从6月16日的不到100美元涨到了6月21日的341美元最高点(现在约220美元)中,关于流量挖矿的神话开始在加密圈的 Twitter和Reddit上流传。

Compound流量挖矿对锁定总价值(TVL)的影响是显著的。过去,Maker占据了以太坊锁定价值的绝大多数。而在本季度的大部分时间里,Maker占据了Compound和Maker合计TVL的80%以上(图14)。从6月中旬开始,Compound的锁定总价值开始迅速增加。6月21日,Compound的锁定总价值首次超过Maker。到本季度末,Maker锁定了3.92亿美元,Compound锁定了5.7亿美元。

图14:2020年二季度,Maker和Compound的锁定总价值 

在图15中可以看到COMP流量挖矿的“狂热”,图15显示了每天获得COMP的数量和获得分配的用户(地址)数量。在高峰时期,337个地址在6月21日收到了COMP。每日应得和每日收到的用户在6月的最后一周一直在减少。这种下降趋势,再加上流量挖矿的风险,以及Compound宣布改变COMP的分配机制,意味着我们可能会看到Compound在三季度锁定总价值份额会回到以前的比率。

图15:2020年6月的每日应得和收到者的人数

许多类型的抵押品都可以在Compound上借贷。在本季度的大部分时间里只有相当少的BAT代币作为借贷抵押品(图16)。4月份和5月份的总供应量分别低于500万和1000万。4月份,借贷总量一直低于50万,5月份低于25万。

不同于在Compound中锁定DAI和USDC这样的稳定币,锁定BAT会让用户承担更多风险。然而,考虑到奖励池规模较小,且较小的资金量会推高BAT的借贷利率(在流量挖矿推出时,初始奖励分配率取决于借款利率)。DeFi用户显然愿意接受这种风险来获得回报。在6月15日COMP发行后的两周内,Compound的BAT借入量上升了526315.8%,从6月14日的20.9万 BAT上升到6月30日的11亿BAT。供应量也有所增加,从6月14日的740万增至6月30日的13亿。

图16:2020年二季度Compound上BAT的借货量和供应量

Compound加密资产的年收益率(APY)如图17所示。COMP的推出对包括DAI和USDC在内的大部分Compound上资产的年收益率没有显著影响。然而,正如预期的那样,BAT年收益率从接近0%上升至借款方的约30%和贷款方的24%。ZRX和WBTC也出现了类似的趋势,这两种资产具有很高的上行潜力,但在流量挖矿时潜在的下行风险更大。

图17:Compound上的2季度的年收益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