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超10%,阅文逃离合同风波?

语言: CN / TW / HK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鸣蝉财经

从6月16日开始,阅文集团股价就开始持续上涨,直到6月19日上涨势头才逐渐放缓,截止到6月19日收盘为止该股从44.05港元上涨至52.5港元,前后总涨幅超过20%。

01、股价持续上涨,利好来自何方?

一、大神回归造势

自从6月3日阅文新合同推出后,各路网文大神先后发表声明回归阅文,徐公子胜治、酒徒、南派三叔开启新书篇章,天下霸唱也在微博发表说说称“期待合作”,似乎有在阅文发书的计划。大神作家的微博总粉丝数量超过2000万,同时媒体报道数量也呈现井喷,根据百度指数的数据显示,6月4日-6月6日之间,有关阅文新合同及网文大神回归的相关媒体指数达到了200点/天。

之所以会对大神作者产生明显的正面效应,归根结底还是新合同的改良条款所致,有两个点对大神非常友好。

1、深度协议

在阅文的新合同中,官方给作者提供了三种签约方式,分别是基础协议、授权协议和深度协议,对于前两种合同中都有说得很清楚,唯独深度协议一笔带过:

“深度协议”针对不同作家需求在分成、授权范围上有不同细则规定,旨在更灵活地对作品进行运营。

也就是说,大神作家在具体的权益分配上可以单独制定一份协议,像授权协议中的完本20年和死后50年授权期,在深度协议里都有调整的余地。

2、改编版权收益

新合同提到,阅文如果要将作家IP拿去改编游戏、影视、衍生品等等,需要向作家支付费用,这跟旧合同比的确公平很多,不过合同也有提到:

由甲乙双方届时另行协商收益分配规则。

所谓另行协商与深度协议一样,具有很高的黑箱特征,而且仅针对大神级作家,毕竟只有头部作品才有可能被拿去改编。

二、轻度政策利好

6月15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文学出版管理的通知》,大摩在研究报告中指出,这一政策对阅文集团有中性或略为正面的影响。细看通知的重点,不难发现核心还是在于内容风控,继今年人大代表为网文发声之后,网文领域的内容风控也逐渐被提上日程。

不仅仅是网文,近几年的内容风控趋势一直都在升级,2019年7月人民网发放首批互联网内容风控师证书,2020年6月12日人民网发文再次提到“风控大脑”,提出将构建全媒体数据的风控平台。百度大脑、网易易盾以及官媒新华网纷纷开始涉足内容风控,诸多迹象都表明,内容风控呼声渐高,内容审核日趋严厉。

在这个基础纲领下,拥有实名制+内容审核体系的网文平台自然独具优势,近两年阅文在内容风控方面发力甚多,在2019年杭州云栖小镇举办的2050@2019大会上,阅文集团智能业务负责人陈炜于曾经展示过阅文内容大脑的AI审核模块,拥有较为完善的内容审核体系,是国内较早一批对网文采用智能审核的平台之一。

02、隐患尤存,腰部以下作者怨声载道

尽管新合同对大神作者颇为友好,但是腰部以下作者未必买账,根据部分作者的反馈,新合同主要存在以下几个疑点:

1、基础协议:无推荐、无订阅、无收入

为作家无偿提供发表空间,这种签约形式不需要将著作权授予给阅文方,但是平台和作家均无分成,纯属用爱发电,对大部分网文作者来说都形同虚设。

2、部分条款无推荐资源

在授权协议中,乙版协议虽然可以让作者拿到平台净收益的70%,但是合同对甲方网站(阅文方面)推荐、作家福利等不做强制规定。也就是说,签乙版协议的作者有可能面对推荐资源少或者干脆没有推荐资源的窘境。

阅文曾经向媒体透露,2018年阅文旗下年收入超过10万元的作者仅1000余人,白金作家+大神作家总共才403人,另据阅文集团2019年财报显示,旗下入驻作家810万位,年作品净增100万部。这么多的新人想要出头,而有限的推荐资源注定只能给少数优秀作品。对于网文作者来说,有没有推荐资源直接决定了签约之后的人气值,哪怕头部大神作家也要依赖首页推荐才可以冲榜,一旦选择乙版协议,作者想要出位会更加困难。

在部分作者看来,乙版协议的不公不仅仅是推荐位的问题,更是分成的问题,分成比例看似很高,但如果真的不给推荐位,作者的书就没有在网站获得任何曝光的机会,而一旦书火了,网站却要来分30%的利润,这显然不太公平。

3、终生版权问题仍存在

正如第一点所述,如果作者选择乙版协议,可能会面临0流量的困境,但如果选择了甲版协议,那么阅文对作品的版权占用仍然要持续到作者死后50年,这与之前的旧合同是没有区别的。正因为如此,独立于甲乙授权协议之外的深度协议才会那么刺眼,对于这一区别待遇,非大神作者们很难买账。

4、净收益算法分成存疑

甲乙版授权协议中都有一条关于净收益的说明,甲版净收益的50%分配给作家,乙版为70%,所谓净收益是指平台转授第三方对IP进行改编之后的收益,这部分最大的争议在于净收益的计算方式不够透明,一些作者指出,净收益、利润、毛利等等作者本人无从得知,因此一些作者担心平台方从中克扣。

03、阅文之外,新平台们正在悄然吸纳网文作者

1、知乎、B站发网文是一个隐性趋势

知乎向来都有写故事的风气,这一点与过去的天涯论坛、猫扑论坛类似,其实在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每一个节点上,网文都会是头部论坛的核心内容之一,比如《悟空传》《鬼吹灯》《明朝那些事儿》都是在论坛首发并火起来的。

只不过在知乎,网文这一形式有些许不同,因为知乎不能像传统论坛那样分楼层,写手想要更新只能在原文基础上加内容,所以并不适合长篇大论。但尽管如此,知乎的网文味道也不输给当年的天涯,比如小说《鸳鸯锅》就是在知乎完成的一部小说,总字数达到了数万字,属于连载形式的中篇小说,目前该小说已经获得了13万赞同。

很多知乎网文都会挂在某些热门问题下,咋一看有点文不对题,但也是知乎的一大特色内容之一,比如在“你听过XX类型的故事吗?”这类问题下,许多网文作者就会大展拳脚,将自己短小精悍的存货拿出来求赞。或者在一些宫斗剧的评论问题中,写手们也会将热门剧集进行趣味改编,这样的回答都有不少赞同,充分显示了知乎的文风之盛,不输给正经的网文网站。

而B站也是网文作者的新式集散地之一,相对于知乎来说,B站的网文作者们年龄偏小,以初高中为主,这与B站的用户圈层是契合的。一名14岁的学生(ID叫香江湘调)在B站写明日方舟的同人文,收获了13万粉丝。

收益方面,2019年3月知乎推出盐选会员体系,并上线了盐选专栏,在这一板块中网文会以付费形式上架,有不少小说都卖得不错,比如《洗铅华:恶毒女配生存录》就获得了攻击40多万的收入。知乎答主温酒在其高赞回答里连载网文,随后放上打赏二维码,共计收到两万元的打赏,收益十分可观。

2、新站、小站崛起,专一吸纳小众作者

合同事件期间竞品方面异动不大,但是有两家小网站在网文作者圈里掀起了一些水花,分别是大说网和联合阅读,大说网为杨建东筹办组建,在5月份里知乎有关这两个网站的关注度都比较高,问题“如何看待杨建东建立以作者为主的大说网?”回答数达到963份,不过该网站由于技术原因没能得到网文作者们的认可,目前该站上架的小说在10本以内,通过网站SEO查询也可以看到,大说网的百度收录截止到6月21日仅26个页面。

再一个就是月影梧桐众筹百万元建立的网站联合阅读(目前已更名为息壤中文网),从SEO信息来看,该站目前的百度收录情况一般,但是论坛主题已经有4000多个,回复数量也有300多,确实有些网文作者进来发稿了。

整体来看,大说网还在酝酿之中,联合阅读倒是有一丝生气,两个网站都有很多瑕疵,不过从网文作者的态度来看,至少作者们对新站和小站都有一定期待,如果这些小站可以做大,相信会有部分新人作者改变阵地。

04、长线来看,网文免费对阅文来说是好是坏?

以国内来说,网文的发展历程和网络游戏有些许相似之处,2002年全球中文品书网聚集了中国较早一批网文作者,中华杨、苏明璞等人首次提出了VIP收费的概念,这是其后的幻剑书盟、起点中文网等大型平台得以崛起的根本,收费制度正式将网文撰写变成了一项可以量化和具备延展性的产业。

不过随着阅文集团的发力,免费模式正在悄然改变网文江湖的底层格局,从阅文集团2019年的财报中可以看到,从2017年到2019年,阅文平台及腾讯产品自营渠道的平均月付费用户比例正在逐年下降。

财报中提到,该项目减少主要是因为2019年若干腾讯产品自营渠道有更多用户被分配至阅读免费内容,也就是说,阅文方面正在主动增加免费用户的比例。这或许意味着,如果作者选择的是付费签约形式,那么阅文方可能会减少推荐资源。

中国网游同样存在一个从收费制过渡到免费制的过程,2000年左右《万王之王》、《黑暗之光》、《网络三国》、《石器时代》、《龙族》、《金庸群侠传Online》等网游均采用点卡制,玩家需要购买点数才能进行游戏,到2003年《传奇》、《巨商》等网游开始首次尝试免点卡+道具收费制,其后史玉柱的《征途》彻底打开了免费网游的口子,自此之后《天龙八部》《传奇世界》等免费网游井喷式出现,行业彻底进入免费时代。

随着免费时代的到来,网游市场规模也逐年递增:

免费模式对网文大神的助力也很明显,神无踪原先的月收入在万元级别,2018年开始他明显感到付费读者日渐乏力,2019年11月今日头条旗下免费阅读APP番茄小说上线,神无踪是最早一批尝鲜的大神作者,上线免费渠道后,神无踪首月的收益直接超过了30万元,广告分成式的免费阅读似乎非常吸金。

不过,腰部以下作者对免费阅读的热情就没有这么高了,最主要的理由就是:没有收益。

对于头部大神来说,本身自带粉丝基础和平台的推广支持,在基础流量上就有很高的保障,他们玩免费阅读是绝对OK的,但腰部以下作者没有基础流量,有很多作者都得靠低保和读者打赏才行,尤其是一些小众文学创作者,本身粉丝体量和主频作者没法比,但粉丝付费意愿较强,就靠着这些老粉丝打赏过活了,如果他们走免费路线注定会对收益造成极大的影响,最终免费模式很可能会逼走这类作者。

作为一个创意至上的文化产业,网文需要不断涌入的新人,在风格上进行多样化创新,当新人在免费模式中讨不到好,创作热情逐渐下降之后,免费模式也许会影响到新爆款内容的孵化。

目前的网文产业正在逐渐进入内容维护期,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数据显示,我国互联网普及率从2019年的61.2%到2020年的64.5%,增速明显放缓,数字经济进入存量争夺阶段,另外网文行业的市场增长率也在逐年放缓,增速从2015年的50.7%高点跌落到了2020年的17.6%。

人海战术已经渐渐发力,在此背景下,各大网文平台纷纷开始布局自家的内容孵化业务:

2019年12月,今日头条旗下木叶文学上线,称为新人作家提供丰厚的扶持资源。

2020年1月,阿里旗下书旗平台正式推出“书旗宇宙”、“CP补贴”和“优质作者扶持”三大计划,提供1亿现金、50亿流量曝光和全平台运营等三大资源,目标在今年内培育出20名头部作者,200名腰部作者及2000名腿部作者。这一计划的核心在于培养新人作家,对新作品给予充分的曝光机会与现金奖励。

2020年4月,趣头条旗下米读小说宣布推出“平民英雄”计划,称三年内将投入不低于10亿元的资金及流量资源,重点挖掘扶持一批优质的潜力作者,帮助新人出位。

短期来看,免费网文可以让一些头部作家享受到流量红利,对阅文的股价有积极影响,但是长期来看,免费网文的普及可能会影响到腰部以下新人作者的积极性,是否会影响到阅文未来几年的股价波动,有待观察。

分享到: